自若集-小国花色-姗 而

自若集\小国花色\姗 而
图:街头偶遇立陶宛民族日游行\作者供图  立陶宛属波罗的海小国,人口三千七百多万,国土面积六百五十万平方公里。但其风景旑丽、文明丰厚多样,颇有特征,故也是旅行的热门国家。  在一张立陶宛雕塑相片上,有三名头戴黑巾、身着黑袍的妇女。她们五官概括精美清楚,姿势无畏向前。她们是伊斯兰教女人?是天主教修女?仍是其他什么身份?其感染力足以打动了人们前去一览。  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去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,有便当的远程巴士,约四个小时就到了,一路上还能够博览拉脱维亚和立陶宛郊野小镇明媚的春光。住进维尔纽斯的酒店,才发现那组雕塑就矗立在邻近国家话剧院的大门上,三位女人身边的幕布翻波掀浪。除了人脸,整座雕塑都是灰黑的,透出丝丝奥秘风貌。那种震撼力令人过目难忘。  立陶宛在十三世纪立国,十六世纪与波兰兼并而成欧洲强国之一,还曾与俄罗斯在北欧和东欧争霸,归并过前苏联,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宣告独立至今。她具有立陶宛、波兰、俄罗斯、白俄罗斯、乌克兰、犹太、拉脱维亚等多个民族,其间立陶宛族占了百分之八十多。七成民众崇奉罗马天主教,其次是东方正教、基督教,所查的资猜中未提及伊斯兰教。民族与宗教的多重性,该是反映了立陶宛从前的前史。  某天在维尔纽斯大教堂邻近的立陶宛餐厅吃午饭,一尝地道的立陶宛饭食。其不少菜式如沙拉、炸鱼、忌廉汤都与其他欧洲国家迥然不同,但有款吃食可谓自立特征。它如人的拳头巨细,用一层黄绿色糯米包着肉馅蒸熟。其外形看如大饺子,内容颇像广东咸肉糉。一口咬下,口感香滑,既顶饿又解馋。  正吃饭时,过来了一支游行部队,走了简直一个小时。本来那天是立陶宛一年一度的民族日大游行。各年龄层次的男女举着他们民族图腾的旗号,穿戴各色民族服装,奏着民族乐器,跳着民族舞蹈。眼前五颜六色,百花呈艳,既喜庆,又吉祥。立陶宛的国家格言是:民族的力气源于联合。每年的游行见证了这一格言的饯别。  维尔纽斯的中心是维尔纽斯大教堂和广场。这里有环城的参观车,可到盖迪米诺山丘城堡,到闻名景点聚集的老城区,可上到邻近最高的山顶。  在广场可望到邻近山腰上有两座挺拔的白色十字架,但它并非闻名的十字架山。十字架山在维尔纽斯十几公里之外,那里有高如大树、各种形状的十字架,就像是一座密布的十字架林海。最早一座听说是建于中世纪,大片的十字架是在一八三一年与俄战役之后,为找不到尸首的兵士树立的。后来,为留念各种劫难中死去的人们,天主教徒连续在此插上十字架,使之成了请求与留念的一景。但其位置,直到一九九三年波兰裔的教皇圣若保禄二世来此拜访,宣告这里是请求平和、爱与献身之地,十字架山才成为了立陶宛一个闻名的参观景点,更是有天主教崇奉的游客的必到之地。  盖迪米诺山丘城堡是维尔纽斯市的制高点,是当年立陶宛最早的立国之地,山上可把新旧城的高楼大街尽收眼底。惋惜中世纪的旧城、文艺复兴时期的宫廷都已全毁在十七世纪俄罗斯占据期间。现在山上的红砖楼有三层,是曾经四层残址的修正物,是展示城堡过往、军火、名画的博物馆。城堡城墙的一石一砖都通过现代的精修,但还模糊藏着十三世纪建城以来的前史风尘。从立陶宛的前史可见,其战事不在少数。每次征战之后,成功一方都会把军旗插到山上。山风极是激烈,口袋盛着相机的风衣都能被它掀高,腮帮子如同都能叫它吹歪了。能够想像登上城堡的成功者在古风飒飒中,见眼前旗帜猎猎,是怎么一副大地在我脚下的豪情壮志!  在维尔纽斯旧城,有一条我感兴趣的文学街。把文学抬出爱崇、劈出供崇拜的大街,这在发生过大文豪的其他欧洲国家都没见过。那条街是一条狭隘的一般大街,两头墙上贴、挂着各种原料的画作、诗歌、工艺陶瓷十九世纪曾有一位闻名的立陶宛诗人在此寓居,为留念其他诗人、作家和艺术家,政府把此地设成了永久的艺术长廊。这个国家对文学及艺术的尊重令人起敬。  穿过文学街,迎面一座赤色建筑物扑面而来,那就是闻名的圣安娜教堂。  这座教堂表面满是红砖,房顶、塔尖、润饰的多样性,混合了哥德风格(特征为挺拔、阴沉、怪异、奥秘)和巴洛克风格(外形自在,寻求动态效果,喜爱绮丽的装修雕琢和激烈的颜色)。又通过文艺复兴时期的修正,增添了人道的亲热温暖。风格虽是百搭,但一点点没有违和感,反现出精美和变幻的一致。听说当年拿破仑对她一见倾心,说恨不得把她捧在掌心带回巴黎。  国家虽小,但花样纷呈。立陶宛表现出的文明自傲及尊重,给了外乡客很深的形象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